<ins id="fd17h"></ins>
<var id="fd17h"></var><cite id="fd17h"></cite><var id="fd17h"><video id="fd17h"><thead id="fd17h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fd17h"></var><var id="fd17h"></var><var id="fd17h"></var>
<menuitem id="fd17h"></menuitem>
<var id="fd17h"></var>
<cite id="fd17h"><video id="fd17h"><menuitem id="fd17h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fd17h"></var><cite id="fd17h"><span id="fd17h"></span></cite><var id="fd17h"><strike id="fd17h"><thead id="fd17h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d17h"></var>
背景: 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認  
閱讀消息

如何預防邪教家庭化犯罪

[日期:2018-01-07] 來源:保衛科  作者:保衛科 [字體: ]
一、 邪教犯罪家庭化的內在因素   (一)家庭成員互相影響。 一是夫妻影響。很多家庭開始只是夫妻一方信邪教,為維系家庭關系,夫妻雙方互相影響。或者一方主動,一方被動,逐漸地達到雙方共同信奉邪教。彭四民,男,生前家住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前川街。自擔任法輪功組織“黃陂站站長”后,根據活動需要,他將其妻子劉曉蓮帶入法輪功,夫妻之間又多了一層“同修”關系。2002年4月1日彭四民終因肺結核病重不接受治療而去世。2個月之后他的妻子劉曉蓮也因同樣的病情、同樣不接受治療情形而去世。這對“同修”夫婦抱著他們對法輪功的執著和虔誠,棄下兩個女兒離開了這個世界。   二是父母影響子女。父母信邪教,他們的言談舉止、態度等對子女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。特別是未成年子女好奇心強,可塑性大,善于模仿,他們在父母的影響下,相信邪教的歪理邪說,在其心靈中孕育下邪教的種子。如:重慶永川雙石鎮的彭世蓮,自己的丈夫龍剛就是在自己的婆婆的勸導下,練上“法輪功”。自從練上了“功”,龍剛開始變了,生意不怎么管,每天就是練功、打坐。后來,龍剛因練功走火入魔拉著自己的孩子翻過護欄,跳下了安溪河。后來孩子被救上來,龍剛卻死了。可憐龍剛死時只有31歲。   三是子女影響家庭。家庭中子女信邪教從很多案例上來看,都是由于個人身體或心理方面的疾病,為尋找身體上或心理上的一種治療方式,聽信了邪教鼓吹的“不打針、不吃藥,再難治的病也能根治,練了能祛病保平安,能強身健體”欺騙性極強的歪理,不僅自己練,而且也不斷影響家中的父母、兄弟姐妹。如:山東招遠邪教案主犯之一張帆,她在高中和大學時曾患抑郁癥。大學畢業后,一度失去了人生方向,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,想自殺。2007年,張帆在無極縣老家偶然撿到一本“全能神”書籍《神隱秘的作工》,而也正因為這本書,改變了自己和自己家庭。在張帆的游說下,其母陳秀娟、其父張立冬、妹妹張航及弟弟張某成為“全能神教”的成員。   (二)家庭結構不完整。 一是父母的離異或分居。家庭的破裂,生活的孤單,往往給孩子的心靈造成深深的創傷。為尋找感情方面的慰藉,他們往往求助于外界。但由于其認知能力、辨別能力、自制能力不強,更容易被邪教組織所利用。   二是父或母一方離世。對于失去父或母的孩子來說,他們精神上痛苦,生活無保障,經濟無來源,缺少足夠的溫暖。這樣家庭的孩子往往情緒低落,產生多疑、孤僻、感情冷漠和玩世不恭等心理缺陷,很容易受到邪教的蠱惑,誤入歧途。   二、 邪教犯罪家庭化的特征   近年來,隨著我國對邪教犯罪的打擊力度不斷增大,邪教違法犯罪呈現出“家庭化”的趨勢。邪教組織通過親友圈子,不斷拉人入伙,形成一個個家庭式的邪教組織團伙,團伙成員多以家庭成員為主,制造和散布邪說更加方便,發展和控制成員更加穩固,呈現明顯的團伙化和家庭化特征。邪教犯罪家庭化是當前面臨的最危險、最復雜的犯罪現象之一,與其他犯罪相比,邪教犯罪家庭化具有如下特征。   (一)組織嚴密,內部人員等級分明。很多邪教組織被打擊后,為逃避覆滅的命運,開始改變策略,積極吸收家庭成員加入邪教組織,其組織結構日趨嚴密,邪教家庭成員往往以家庭為單位建立各種聚會場所,活動更加詭秘。一方面,政治目的明確。積極對抗政府,且家庭組織內部等級分明,既有領導層,也有工作的具體落實者。另一方面,行動計劃嚴密。家庭成員每次外出一般三五成群,打著家庭成員逛街或出游的幌子,“傳福音”或拉人入教,其實他們早就制定出盡可能詳盡的行動預案,對選定的地點、目標、防范手段等進行周密觀察,在此基礎之上最大限度地保證活動取得成功。   (二)明暗結合,潛在社會危害性大。家庭成員在邪教組織成功的精神控制下,對組織忠心耿耿、惟命是從。家庭組織活動秘密化、偽裝化。為了實現犯罪目的,邪教組織家庭活動越來越秘密隱蔽,常常暗中進行,秘密籌劃;有時打著商業活動的旗號,以合法形式掩蓋不可告人的目的,并進行非法的宣傳,散布歪理邪說,這樣既積累了資金,又壯大了組織,但是其預謀犯罪對社會和家庭帶來極大的傷害。   三、 邪教犯罪家庭化的預防   邪教犯罪受到傷害最深的是家庭中的婦女和兒童,面對邪教犯罪家庭化的態勢,為了使家庭及婦女和兒童免受邪教的侵害,必須結合邪教犯罪家庭化的基本特征以及當前我國社會的實際情況,加強對家庭邪教犯罪行為的防治,從而切實提高防邪成效。   (一)重視反邪教宣傳教育。要加強家庭涉邪教問題的研究,家庭涉邪教問題涉及的工作方方面面,不是哪一個單位、組織或者個人的責任,而是全社會的共同的責任,需要政府部門、司法機關、群團組織、新聞媒體、學校、社區、家庭的共同參與,從而形成反邪教宣傳的合力。一是要注重對家庭涉邪教典型案例的運用。發揮以案說法的積極效果,可以采取現身說法、案例說理等方式進校園、進社區、進家庭,讓家庭及其成員對邪教及其危害形成直觀的認識。二是應當積極適應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發展的實際,加大互聯網平臺的反邪教宣傳力度。同時,在反邪教宣傳工作中,也可以積極采用動畫、微電影、電視字幕等喜聞樂見的形式進行,從而提高反邪教宣傳的實際效果。   (二)加強心理危機干預。特別對一些涉邪家庭,要通過專業人士的走訪,了解家庭變故等重大現實困境,一定要積極加強心理危機干預,幫助他們理性認識和面對困難,引導他們樂觀地走出現實困境的陰影,防止其出現困境,再次誤入邪教。學校要加強心理健康教育和輔導,幫助一些涉邪家庭的未成年人形成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,一旦發現未成年人形成了心理危機,就要及時地進行科學干預和引導,給予足夠的關心和鼓勵,讓未成年人感受到來自社會的溫暖。通過這樣的積極干預,能夠有效幫助涉邪家庭的未成年人戰勝心理壓力,克服當前困難。   (三)阻斷涉邪家庭不良人際交往。要重視涉邪教家庭與外界的交流,要組織親朋好友進行思想勸阻,組織有經驗、有能力、有方法、有耐心的社區干部或志愿者進行心理矯正和生活幫扶,組織已轉化人員現身說教。在這一時期,要特別注重涉邪家庭的人際交往情況,幫教人員應當及時轉變與涉邪家庭成員的溝通交流方式,防止再次受不良人的負面影響,從而阻斷其不良人際交往。   (四)強化刑事懲罰震懾效能。我國對于邪教犯罪實行以“教育為主、懲罰為輔”的原則,邪教組織也會鉆法律漏洞,打著“維權”的幌子對黨和政府進行攻擊。近年來,我國不斷加大對邪教犯罪問題的立法,完善《刑法》和《刑事訴訟法》相關規定,不但對引誘、唆使、欺騙、強迫他人從事邪教活動的,加大了打擊力度,而且也挽救了許多受到教邪裹脅的家庭,使他們脫離了邪教組織。對于想要利用法律漏洞,從事邪教犯罪活動從中獲利的人,必須嚴厲打擊,進而起到相應的威懾作用,保障家庭及成員不被利用,有效預防邪教犯罪。
閱讀:
錄入:wzj

推薦 】 【 打印
上一篇:司法解釋新變化—符合邪教組織犯罪發展趨勢
下一篇:依法取締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的重大意義
相關消息      
0 1 2 3 4 5 6
乐彩网彩票论坛